飞鸿不度

【德哈】你该怎样和他相识

关于德拉科重生的另一种猜想,希望你喜欢。

你该怎样和他相识

哈利从塔楼醒来,觉得一切都不太对劲。

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他都会觉得他的生活距离“正常”有一定距离,这次的程度大概处于“非常严重”的等级,而鉴于上一次他选择这个等级是在他念完“滑稽滑稽”而收获一只伏地魔模样的跳大腿舞的博格特时,这个选择当然是在经过慎重思考之后的结果。

“大概是因为伏地魔终于彻底的完整的归于死亡吧。”

战后初期的生活平和安定,但实际上并不轻松,顶着“救世主”名号总要担负更多的责任,无论这位年轻的男孩是否乐意。

命运早为他写好故事。

一个老少咸宜,适合每一户人家夜晚讲予孩童的好故事。

 

那种怪异...

想一想这是一种很微妙的缘分。
在看我文章的你可能会是沉默的敏感的可爱的直率的脆弱的孤独的渴望热闹的追求孤独的,可能和我很像,又可能完全是我的反面。或许你是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我熟悉我甚至可能厌恶我喜欢我的人,又或者我们从未见过相隔千里我有我的挑灯夜战你有你的通宵达旦。你可能比我年长,可能比我年少,甚至你或许会在明年六月和我坐在同一个考场而我们不相识。你可能会是我在买衣服时换衣间隔壁的人,也可能会是曾经和我试过一条围巾的人。你可能是我的学妹或学姐,也可能是我的老师甚至批到我试卷的那个人。
我们不相识,我们不必相识。
网路上人各有千面。
但还是很高兴能有这么一次,你曾看过我的文章,喜爱的不满的感动的冷淡的赞美...

【TSN】【ME】Love Runs Out

summary:在很久以后,Mark给Wardo发出了一封邮件。

“你知道那只是个商业决策。”

当Eduardo打开邮箱时,这句话就躺在他打开的第一封邮件里,安安静静的连个署名都没有,可他偏偏就知道这属于谁。

他的手指抖了一下,幅度小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一个微妙的Mark Zuckerberg式的道歉,他简直能想象到Mark在大洋的另一头神经质的不断按下F5的样子,想象着卷发暴君抱着臂略显焦躁又尽力维持平静的样子显然让他心情大好,隔着玻璃看向他的助理第一次看到她的老板在工作时间笑的这么开心。

他打算跳过去,事实上他已经关上了页面,不过在所有的邮件都被标记为“已读”之后他还是又重新打...

先放一点防止自己坑了,内含大量私设(好像都还没写到)

Young And Beautiful

“我看到Malfoy在阴森森的魔药教室用魔杖指着自己。”

Ron这样说,仍带着少年抹不平的意气,就好像战争前——总是注意到如同他们所代表的一切般阴诡的斯莱特林。

“Ron,现在不是战争时期,我们不必注意每个人的行踪,况且我们都知道Malfoy——”

这话出自拥有棕褐色卷发的少女口中,而此刻它停在一个微妙的空隙处,就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密语。

Draco Malfoy是凤凰社的卧底,事实上当这一点在威森加摩被救世主说出的时候的确引起了不小的冲击,纯血家族的人们不齿于Malfoy家的倒戈,光明的...

当一个人在神坛上的时候,我倾向于保证他永不跌落。

就算脚下是疼痛是白骨是鲜血是尖叫是狰狞是琐碎都不要跌落,最好能维持住那种睥睨而安然的姿态。

伴随着英雄的坠落似乎往往是一个时代帷幕的落下。

然后再开启一个新时代,更好的或者更坏的。

好像扯远了的样子……看了神夏s4感觉怪怪的……

坦诚地讲,我其实是一个大写的麦吹。

脑子里有无数洞但都不敢写生怕ooc的太厉害……金鱼的脑子什么的……

然而看了s4e03莫名把我往麦吹的道路上狠狠推了一大步……感觉自己苏点清奇

说不上来,但是感觉这一季的剧情真的怪怪的……

你们不度想开坑了怎么办……

怎么办……

以及你们不度最近蜜汁寂寞,欢迎勾...

I Remember下(失忆梗 盾铁盾无差)

  一秒可以有多长?

快速的看你爱的人一眼而不被发现,又或者是把唇覆到爱人的唇上。

“Tony,我想我应该让你知道,我爱你。”Steve在团队频道里这样说,回应他的只有沙沙的电流声,大概通讯被截断了。

漫天的火光在他面前绽放,振金盾牌挡不住铺天盖地而来的火焰,四倍恢复力救不了即将来临的血肉模糊。

“Captain?立刻撤出那片区域,该死的你……”即将出口的抱怨被轰然而至的爆炸打断,盛大的光芒摇曳着,吞噬着无数人的生命,他的Steve就在其中,而事实上他的Steve也不过是其中一个。

Captain在最后的时间里最大程度的疏散了群众,所以大概此时唯一留下的只有他和最...

I Remember中(失忆梗 治愈向小短篇 盾铁盾无差)

感觉越写越长了,我真的能在下一更完结么……望天,原谅我写文拖沓。

I Remember

Steve猛地攥住被子的一角,接着又迅速松开,那动作很快并且了无生息,静静的被黑夜掩埋。

“是么,”他的声音很平稳,而他的手却有些发颤,“以为我只欠一支舞的。”他这样说着伸手打开灯,蓝色的光映照着他依旧年轻的面容,而疲倦如同烙印般附着在其上。

Steve闭上眼,在一片蓝色中尝试着描绘出下午所见的人的面容,那很容易,可同时也让他察觉到他的失望和伤感,以及那双眼睛在看向他时蕴含的控诉味道。

“有些晚了jarvis,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是否可以在明天再继续告诉我这些事,我有点累。”他这样说着的同时露出一个带...

I Remember上(失忆梗 治愈向小短篇 盾铁盾无差)

新人入圈,想写一个温暖一点的失忆梗,就当做是某个平行时空吧,希望各位读者喜欢。

I Remember

你总是会在得到更多的时候承受更多,这是公平的。

Tony坐着,握着的Stark Pad冷冷的泛着光,而他却只是垂下手,死死地盯着Steve Rogers。

此刻他已经醒了过来,拧着眉头看向Tony,眼睛里透露出一种混合着担忧的茫然。

“他的眼睛更蓝了,事实上在平时那是有一点绿的,比较像是倒映着天空的湖水。”

Tony这样漫无边际的想着,试图把自己的注意力再扯远一点,不要过分专注于几分钟以前他的爱人所说的话。

可那该死的声音就这样一直重复着,“我在哪里?”

他曾经看过那段监控,captain...

Tomorrow 上 hp设定 狼队无差

hp设定,战争背景,大概之后会有EC出没,第一次写狼队请多包涵。

Tomorrow

“Logan,好久不见。”

戴着眼镜的男子微微欠身,嘴角化开一个浅笑。

Logan闻声眉头一跳,Scott,拉文克劳毕业生,现任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扯出一个笑容。

过去的事情已经随着过去被埋葬在日光所不能及之处,年少的恣意轻狂或是情深意浓都在泥土之下分解。

没有寒暄,Logan再次走向教室,另一批新的拉文克劳学生等待着他们的或许是最后一堂的黑魔法防御课,Scott不自觉间扶了扶眼镜,说出打开校长室门的通关密语。

战争就要开始了。


Logan也很惊讶于自己会在疏散...

也曾是少年 短篇完结 通灵者瑟×鬼魂莱 he

祝中考高考成功,算是复健?手感诡异。

求红心蓝手。

也曾是少年

莱戈拉斯做出一个类似是抚摸的姿势,指尖小心翼翼的扶过少年白皙的脸颊。

那力度掌握得很好,既不会穿过,看起来又如同真实滑过一般。

他开口,轻唤:“瑟兰迪尔——”

语音悠长婉转,像是未尽的诗,又或者是残落的歌。

而空气中只有寂静落下,少年张眸,纤长的眼睫下一双苍蓝的眼眸倒映出一片虚无。可他却有些迟疑地开口,声音礼貌却冰凉:“这位先生,请为你为什么在这里?”

莱戈拉斯似是陡然自酣甜梦中惊醒,身子猛地一颤便直奔向墙壁,在撞上的霎那消弭于无形,他浮在虚空中,静静的感受着身体重组的轻细的痛感,心里被一种似是惊诧又混杂喜悦的情感...

© 飞鸿不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