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鸿不度

【巍澜】一天两夜的自救实录 花吐症梗

书剧混合设定,私设大封破后赵云澜没有想起沈巍,沈巍患花吐症,人物存在ooc,祝阅读愉快。

一天两夜的自救实录


沈巍摊开手心,一朵俏丽生生的勿忘我开得正盛,只群青色花瓣上无端被些许暗红洇染成黛色。

他笑了笑,用手帕把花包好放回口袋,又重新提笔,却见那素白信纸上的几点暗红,只得另取一张,将原来的话语工整眷上。

这是一份辞呈。

算不得长,他写的也快,不到一个时辰便交代好前因后果,只剩下落款未留。

大封已破轮回方成,他便也不必再在阳光之下停留,又兼之先前地君殿做出的腌胙事委实闹心,他总要下去整治一番。何况,如今他已将赵云澜左肩魂火奉还又抹了他的记忆,他大不敬之地托生终究会侵...

【德哈】你该怎样和他相识

关于德拉科重生的另一种猜想,希望你喜欢。

你该怎样和他相识

哈利从塔楼醒来,觉得一切都不太对劲。

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他都会觉得他的生活距离“正常”有一定距离,这次的程度大概处于“非常严重”的等级,而鉴于上一次他选择这个等级是在他念完“滑稽滑稽”而收获一只伏地魔模样的跳大腿舞的博格特时,这个选择当然是在经过慎重思考之后的结果。

“大概是因为伏地魔终于彻底的完整的归于死亡吧。”

战后初期的生活平和安定,但实际上并不轻松,顶着“救世主”名号总要担负更多的责任,无论这位年轻的男孩是否乐意。

命运早为他写好故事。

一个老少咸宜,适合每一户人家夜晚讲予孩童的好故事。

 

那种怪异...

想一想这是一种很微妙的缘分。
在看我文章的你可能会是沉默的敏感的可爱的直率的脆弱的孤独的渴望热闹的追求孤独的,可能和我很像,又可能完全是我的反面。或许你是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我熟悉我甚至可能厌恶我喜欢我的人,又或者我们从未见过相隔千里我有我的挑灯夜战你有你的通宵达旦。你可能比我年长,可能比我年少,甚至你或许会在明年六月和我坐在同一个考场而我们不相识。你可能会是我在买衣服时换衣间隔壁的人,也可能会是曾经和我试过一条围巾的人。你可能是我的学妹或学姐,也可能是我的老师甚至批到我试卷的那个人。
我们不相识,我们不必相识。
网路上人各有千面。
但还是很高兴能有这么一次,你曾看过我的文章,喜爱的不满的感动的冷淡的赞美...

【TSN】【ME】Love Runs Out

summary:在很久以后,Mark给Wardo发出了一封邮件。

“你知道那只是个商业决策。”

当Eduardo打开邮箱时,这句话就躺在他打开的第一封邮件里,安安静静的连个署名都没有,可他偏偏就知道这属于谁。

他的手指抖了一下,幅度小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一个微妙的Mark Zuckerberg式的道歉,他简直能想象到Mark在大洋的另一头神经质的不断按下F5的样子,想象着卷发暴君抱着臂略显焦躁又尽力维持平静的样子显然让他心情大好,隔着玻璃看向他的助理第一次看到她的老板在工作时间笑的这么开心。

他打算跳过去,事实上他已经关上了页面,不过在所有的邮件都被标记为“已读”之后他还是又重新打...

先放一点防止自己坑了,内含大量私设(好像都还没写到)

Young And Beautiful

“我看到Malfoy在阴森森的魔药教室用魔杖指着自己。”

Ron这样说,仍带着少年抹不平的意气,就好像战争前——总是注意到如同他们所代表的一切般阴诡的斯莱特林。

“Ron,现在不是战争时期,我们不必注意每个人的行踪,况且我们都知道Malfoy——”

这话出自拥有棕褐色卷发的少女口中,而此刻它停在一个微妙的空隙处,就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密语。

Draco Malfoy是凤凰社的卧底,事实上当这一点在威森加摩被救世主说出的时候的确引起了不小的冲击,纯血家族的人们不齿于Malfoy家的倒戈,光明的...

当一个人在神坛上的时候,我倾向于保证他永不跌落。

就算脚下是疼痛是白骨是鲜血是尖叫是狰狞是琐碎都不要跌落,最好能维持住那种睥睨而安然的姿态。

伴随着英雄的坠落似乎往往是一个时代帷幕的落下。

然后再开启一个新时代,更好的或者更坏的。

好像扯远了的样子……看了神夏s4感觉怪怪的……

坦诚地讲,我其实是一个大写的麦吹。

脑子里有无数洞但都不敢写生怕ooc的太厉害……金鱼的脑子什么的……

然而看了s4e03莫名把我往麦吹的道路上狠狠推了一大步……感觉自己苏点清奇

说不上来,但是感觉这一季的剧情真的怪怪的……

你们不度想开坑了怎么办……

怎么办……

以及你们不度最近蜜汁寂寞,欢迎勾...

Tomorrow 上 hp设定 狼队无差

hp设定,战争背景,大概之后会有EC出没,第一次写狼队请多包涵。

Tomorrow

“Logan,好久不见。”

戴着眼镜的男子微微欠身,嘴角化开一个浅笑。

Logan闻声眉头一跳,Scott,拉文克劳毕业生,现任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扯出一个笑容。

过去的事情已经随着过去被埋葬在日光所不能及之处,年少的恣意轻狂或是情深意浓都在泥土之下分解。

没有寒暄,Logan再次走向教室,另一批新的拉文克劳学生等待着他们的或许是最后一堂的黑魔法防御课,Scott不自觉间扶了扶眼镜,说出打开校长室门的通关密语。

战争就要开始了。


Logan也很惊讶于自己会在疏散...

感觉自己可以看到视力表最后一行了不是错觉

转载自:梦与叶樱

the last goodbye 莱路莱无差 主要角色死亡 短篇完结

The Last Goodbye

    “时光未曾从你身上掠夺分毫。”莱斯特微笑着看着黑暗中的人,黑暗湮没了他清浅的笑。

“而你也是这样,”路易斯有些不耐的看着他,“所以你来这里是为了——”他刻意把音调拖长以等待莱斯特一如既往地截断它回答他。

“来告别,正如你所期待的那样。”莱斯特把蜡烛点燃,烛光下的面容透着一丝虚假的血色。“好像他是活着的似的”路易斯这样讽刺的想,莱斯特的右手随性的一甩,“我打算离开这鬼地方,这里的日子可实在不美妙。”

“而我想你现在可以离开了。”路易斯声音转冷,尽量忽视心里的一点不痛快。是的,他终于拜托了莱斯特,而他却感到不...

框中人(存梗)

马尔福庄园失火,有关德拉科的只有一张画像,而这张画像在救世主的家里。


战后的马尔福庄园安宁平和。

哦是的是的一座空无一人的庄园不会不安宁平静,甚至我们可以说马尔福家的人活的幸福美满,毕竟已死之人对这种谣言毫无反驳之力,无论是华丽的咏叹调还是尖锐的讽刺,从画像之口吐出都不会被人听闻。

马尔福家族,曾经的马尔福家族。

而如今辉煌已不再,纯血荣光被踩在脚下。

“下午茶时间。”画像里的女子雍容疏懒。

“是的,我很想念母亲的甜品呢。”画像里的少年微笑。

另一边铂金长发男子的画像只是静默。

多么安宁美好的一家人。

而巧妙的是一切安宁都会被打破,一切美好都会碎裂。


© 飞鸿不度 | Powered by LOFTER